剑网3指尖江湖搬砖攻略  >  最新資訊  >  最新資訊

最新資訊

服務中心

預約熱線?TEL:0551-65562178


最新資訊

剑网3指尖江湖测试服:一位學習7年對外漢語的姑娘-對外漢語教師

文字:[大][中][小] 發布時間:2018-12-13  瀏覽次數:298

我在對外漢語這七年

剑网3指尖江湖搬砖攻略 www.xnlqs.icu

我的專業是“漢語國際教育”,本科四年,研究生三年,我還沒適應這個名字。因為2011年的夏天,剛剛高考完的我,在志愿單上填下的名字叫作“對外漢語”。

這個專業在我高考完的時候尚是新興,不曾想在六七年后的今天成為了一大熱門,從本科到碩士,在中國各大高校遍地開花。

然而時至今日外行人問起來仍是小心翼翼地:“你們這個專業到底是干啥的?”

我的回答也總是小心翼翼:“嗯……教外國人漢語的?!?

這個答案通俗易懂,問者大多能夠心領神會。

然而接下來的問題必是:“那你的英語一定很好吧?”

每每遇到這個問題,我總是有點無奈,也有點不耐煩,我的英文好不好全賴自我修煉,和我讀什么專業著實半毛錢關系都沒有。于是,我得微笑一下,說:“是啊,不光英文好,我們還都選修小語種呢!”

對方這才一邊贊嘆一邊心滿意足地停止了。

這個問題,從我上大學那天起到今天,作為每年的必答題,也回答了7年了。

七年后的今天,我站在畢業的當口,想要暫時和我的專業告別。

幾乎每年,各大新聞媒體主流刊物都會大力宣揚“漢語熱“(Mandarin fever),作為非本專業的你,一定也逐漸熟知了”孔子學院“、”漢化英文“這些名詞,并且常常聽到”X國將漢語列入公選課(必修課)“、”扎克伯格重金為女兒聘請中文老師“等等這些新聞,對外漢語行業一派春風拂面、生機勃勃的模樣,仿佛這是一個有無限就業機會的撈金行業。

據說——

全球有1.5億漢語學習者;

在國外各級各類機構學校正式學習漢語的學生有650萬人;

來華學習漢語人數每年10萬多人;

全球漢語教師需求100萬人;

國內專職對外漢語教師幾千人。

……

(數據統計來自北語張黎教授演講)

但是,這也僅僅是“據說”。

越來越多的外專業學生,在這種聲勢下,跨專業考研到了“漢語國際教育”專業,恰逢國家大力扶持,漢教專業借著政策的春風,開設的高校和招生人數都逐年增多,從一點星火,到大有燎原之勢。

而有意思的是,考到“漢語國際教育”專業的研究生,大部分并非本科”對外漢語“的學生,而是來自各行各業,比如各個小語種、漢語言文學、英語專業,甚至環境工程類的理工科專業,大家憑著外界的宣傳、自己的腦補和一腔熱血,一頭扎進了漢教專業,以為在這里,可以實現某些夢想。

2年或3年之后,大部分帶著熱血而來的同學,悻悻然鎩羽而歸,覺得當年腦子進水。

在大四面臨畢業和考研的選擇期間,我就意識到了專業就業的問題,這種表面上的欣欣向榮,掩蓋了”供大于求“的真相,國內市場并不需要這么多對外漢語專業畢業的本科生和研究生。

我們來理性分析一下:

1、大部分來華學習的留學生集中在各大公立高校,高校有自己的專職漢語教師,而想要進入高校,最低門檻是博士;

如果你是碩士,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考博,二是進入高校作為兼職外聘教師存在;

外國學生多集中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或者沿海旅游城市,考慮到生活成本,兼職外聘顯然不是一條長久之路。

此路堵死。

2、1.5億學習者不是吹牛也不是夸大,只是分散在五大洲七大洋……也就是說,對外漢語的市場仍舊在海外。

截止到2016年,共有140個國家建立了513所孔子學院和1073個孔子課堂;

中外漢語教師總數達到43550人;

派出教師、志愿者16100人;

國務院僑辦、文化部每年也外派教師。

……

貌似需求量和渠道很多。

但是,漢辦規定,志愿者在同一個孔子學院或課堂最多留任三年,加上很多外派志愿者都是在讀研究生,考慮到畢業和論文問題,大部分一年就會回國;轉為公派教師的條件是兩年海外工作經驗,留任時間延長,可問題同樣是不能長期留在同一個國家。

這就決定了本專業的浪漫主義色彩:

如果你向往一個人漂泊流浪在世界各國的感覺,這是一個再好不過的選擇。

可大部分人到了一定年齡,總想安定下來。

這就麻煩了。

為了能夠在海外長久安定,我們有了第三條路。

3、在國外找到一個能夠接收自己的當地學校,脫離公派系統,前提是你需要考當地的“教師資格證”,一般還需要讀一個教育碩士(一般北美或澳洲為多),如果想進高校仍要讀國外的博士。

總之,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深造”似乎是我們最光明的唯一選擇。

那么,既然在大學畢業的時候,也就是三年前,我就清醒地認識到了這種現狀,為什么還是義無反顧留在了本專業,又接著讀了研究生呢?提早轉行不好么?

這些年來,業內每年都會有這樣的聲音出現:對外漢語(漢語國際教育)的出路在哪里?

就我研究生期間的同學來看,比起其他專業,畢業的流失率相當高,很多人跨行跨得相當徹底。從金融到地產,從媒體到中小學,凡所應有,無所不有。

今年畢業論文中期的時候,院長推心置腹跟我們多聊了幾句,頭發花白的老教授一手創辦起的漢教碩士點,現在卻有點痛心:“我們的學生考研分數不低,能力不差,是我們的培養模式不對嗎?是老師不好嗎?”

沒人回答他的問題,但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對外漢語專業,是一個和國力,和政策唇齒相依的專業。

大概沒有哪個專業,和政策的動態關系這么密切了。

前些年順應政策的大規模擴招,帶來了麻煩重重的后果,直接影響了本專業的含金量和就業率。

很多高校盲目開設對外漢語本科專業,而審核也寬松通過,卻忽視了本校幾乎沒有幾個留學生的實際情況,學生在學校期間四年都沒有實踐機會;

很多高校跟風設立“漢語國際教育”的碩士點,又大肆擴招,更加重了本專業人才的飽和,而某些不合理的課程設置,不專業的師資力量,更是培養出了一批這樣的“對外漢語”畢業生“,他們缺乏——

有效教授漢語的能力;

課程設計和開發能力;

教學研究和反思能力;

專業繼續學習的自我提高能力。

很多人到頭來,只是手握薄薄的畢業證書,就匆匆走進了就業市場。

而大量不怎么專業的“對外漢語畢業生“,開始屢屢碰壁。

說到底,盡管供遠遠大于求,真正優秀的漢語教師還是極其匱乏。

也正因此,對外漢語這么大的圈子里,仍在堅持的,并且做出些成績的人其實寥寥無幾。

不談駐扎在各高校的大牛教授和專職教師們,僅說社會上和我們一樣的本行業人士,有“對外漢語人俱樂部”的創辦人李鶴鳴老師,有元任漢語的燁子老師及其團隊,有輾轉多年嘗遍業內酸甜的劉志剛老師,有從菲律賓到英國現在仍在海外的艷君老師……這些“前輩”都和我們年紀相差不大,但堅持多年的所需的毅力和身心的辛苦,恐怕也只有本行業的同學可以體會。

很多人會把“對外漢語”局限為“教師”,其實不然,中小學教師和對外漢語教師完全屬于兩個不一樣的教學體系,使用不一樣的指導思想和教學模式,面對不一樣的學生,對外漢語專業的學生畢業去做中小學語文或英語老師,算是轉行嗎?

不能更算了。

但是教育相通,大部分同學轉行后也成為很優秀的中小學老師。

以下幾種不屬于轉行——

中文應用

非學歷教育

外語應用

文化交流與傳播

所以,詩、遠方、金錢,對外漢語行業可以給你,但是,也需要你做出忍受孤獨和長久漂泊的準備。

然而轉行也不是那么順利。

比方說,在這半年我和我身邊的同學就分別親身經歷了好幾家體制內的單位“專業定性”的詰問和審核落馬。

大概最不甘心的就是,因為一些奇怪的政策,你根本無法獲得入場比賽的資格。

于是自我安慰,無妨,反正我也不想后半輩子就在北京的民政局給結婚離婚的夫妻蓋章。

其實,在就業問題上,我們所艷羨的“別人家專業”,當事人也各有各的苦惱不滿,好像這年頭吐槽自己的專業才是政治正確。

換個維度想想,專業真的那么重要嗎?能夠代表一個人百分之幾的能力?

這個問題就像是一個人不能永遠靠著母校的輝煌名聲過活,工作多年后人們提起你仍舊提起的是你的母校而不是你本人,大概是一種悲哀和失敗了。

對外漢語專業給了我什么?

現在再把時間線拉回去看看,我進入“對外漢語”專業可能是一種宿命。

高考填報志愿提前批,A類一志愿填了H大對外漢語專業,B類一志愿填了J大對外漢語專業,不管怎樣,我都會被這個專業毫無懸念地錄取,所區別的只是我的大學會在“廈門”還是“廣州”度過。

后來我去了廈門。

不管怎樣,我一直都感念在H大度過的四年,對外漢語專業作為H大的特色專業,加上學院外國學生比中國學生多的事實,給我們創造了得天獨厚的實踐條件,從大一就開始混在留學生堆里搞活動打比賽,大二就有機會獨立帶國外項目,大三就可以選派出國實習,大四還有對口的合辦孔院。

總之,只要你不懶著,跳起來夠一夠,就有源源不斷的機會。

而在華大,我也遇到了對我影響深遠的好幾位老師,比如“大BOSS”T老師,前院長C老師(到今天寫碩士畢業論文又繞回C院長的研究范疇,簡直緣分),本科畢業論文導師、著名文字學專家F教授,旅居日本多年的LIN老師,以及不能更可愛真誠的輔導員老師們等等。和他們在一起交談,從未有過師生之分,談天說地,推心置腹,他們的人生經歷和智慧也總是不吝教給我。

可以說,H大不僅在專業和實踐上讓我提升了自己,還因為兼容并包、會通中外的氣氛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的人生態度。我對“對外漢語”專業的情懷大概也是從本科點滴培養起來的。


到了大四畢業的當口,又因為本科幾次到泰國的經歷,對泰國的天然好感,對專業的真誠熱愛,這才選擇了曼谷的孔子學院。并且先斬后奏,先參加出國選派,又參加研究生考試考到中傳,出國前才報告爸媽。

也是很任性了。

但如果當時選擇了校辦的另一所奧地利的孔院,可能現在的人生岔路又是另外一個模樣了。

誰說得好呢?

生活常常就是這么有意思,陶杰在《殺鵪鶉的少女》中有這樣一段話:

“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什么時候出國讀書,什么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么時候結婚,都是命運的巨變。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云千檣,你做出選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b>

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泰國一年,算是我正式從學校邁入職場的第一步,在這一年里,我迅速成長,脫去學生的稚氣,學習處理辦公室人際關系,練習從不良情緒中自我解救,培養健身習慣,學習做飯,習慣自己照顧自己,重度孤獨癥患者也學會如何讓沒人陪的生活變得有趣。

所以,很多人會問我,對外漢語專業給了你什么?

或者,現在哪怕想去一所北京的普通中小學做語文老師都不如師范生來得容易,你后悔嗎?

因為很多同專業的同學都在表達這種“后悔”的情緒。

這個問題,我還真是認真思考了一下,平心靜氣地說一句,

不后悔吧。

對外漢語專業帶給我的,是不一樣的多國文化的碰撞體驗,看到許多不一樣的人文風景,讓我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人是這樣生活的”;

是跨文化交流的思維模式,讓我哪怕在跟本國人(包括同學、父母、戀人)交流時,都更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上考慮問題,避免了很多“自我化”的獨斷專行;

是更加開闊的國際視野,讓我變得膽大而富有勇氣,愿意接受不一樣的新鮮挑戰,推及生活就是喜歡嘗試不一樣的事物,培養起更多愛好,生活也越來越有趣。

這七年,我教過的15個國家的學生們(除了14年在普吉島是小學生其他都是各個國家的成年人),其中不乏某國某部門的政要,某國某國社著名記者,某五百強的高管等等,去年參加的一個業內很有名的暑期項目,也有幸遇到了一批世界上最聰明的大腦,和來自全國乃至美國的對外漢語行業的優秀同事。

可以這樣說,很多我的“學生”除了漢語不如我說得好,在其他方面(雙商、人生閱歷、學術修養)都遠遠優于我,我在他們身上學到的東西和看到的新世界,遠遠超過了我交給他們的幾個生詞、語法和篇章。

而學習著世界上最難的語言之一,他們仍能像孩子一樣葆有對漢語和中國文化的好奇心,常常是最令我感動的部分。

和很多學生因為三觀的契合,成為多年的跨國好友。

有一些學生雖然因為FB失去聯絡,但仍舊存在于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知道你唱出來了哈哈)

而這七年在專業能力上的自我培養和工作中不得不廣泛涉獵的工種、培養起的新技能,也讓我在不管面對任何種類的工作的時候,都能靜下心、沉住氣,盡職負責地做到“力求完美”,并且因為跨行業常常碰撞出不一樣的解題思路和頭腦火花。

去年12月,正值找工作進行到很糾結的一段時期,我問L,你認不認為放棄多年專業轉行是一種浪費和可惜?

他認真回答,不認為。因為在學校學到的東西,早就超出了專業課的范疇,專業培養起的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工作思維,才是“上學”最大的收獲。

大學如此,研究生亦是如此。

并且有了更大的思想上的躍遷。

所以,我想,我已經回答了你們經常問的“對外漢語專業帶給你什么”以及“你后不后悔、甘不甘心”的問題。

比起年幼時想要去全世界流浪,我現在更加熱愛并且留戀祖國(發自內心),因為這里有我愛的人,想吃就能吃到的中國菜,并且能夠帶給我更加廣闊的成長空間。

而我的同學和師兄師姐們,也有很多仍堅持在教學一線上,比方說干脆到美國讀了教育碩士嫁給美國老公每天教美國孩子的S學姐,

在柬埔寨呆了兩年永遠笑瞇瞇的美麗姑娘P(今年要去法國讀書了),

跟項目到哈佛大學實習的Y學長,

去了泰國就沒再回國的另一個Y同學,

輾轉了三個國家,還要去瑞典讀博的的R哥,

本是華裔,回馬來西亞后還一直堅持華語教學的W……

他們都是我心中很酷的人!

在業界,他們尚是不知名的個體,但是,這份堅持和永不消磨的情結,值得我對他們深深的敬佩。

在這條路上,仍舊有新鮮的血液不斷注入進來,愿對外漢語的花園長青。



——————————————————————摘自? 簡書